行業發展
區塊鏈+供應鏈金融,會成為中小企業的“保命符”嗎?
發布時間:2020-02-26     點擊次     作者:綜合業務部   分享到:

中國肺炎疫情、美國流感、東非蝗災、澳洲火災,2020年初發生的一系列“黑天鵝事件”提醒人類,災難并不少見,它可能在下一刻就會降臨。

和產業鏈中的核心企業相比,普通中小企業抗風險的能力更弱,遇到一次“黑天鵝事件”,便可能元氣大傷甚至破產“死亡”。

據清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等機構的調查,受本次新冠疫情影響,85%的企業現金無法維持3個月以上,而怎樣幫助占我國企業總數90%以上的中小企業在此次疫情下“活下來”,成了一個十分重要的議題。

疫情之下,現金為王

如果攤開一個企業的賬本,我們可以看到,企業支出主要分為兩塊:人力支出,包括員工的工資、社保和公積金,這部分的支出占小微企業支出的比例會達到50%-60%;租賃成本,例如場地、設備、辦公用品等等,這部分的支出也可以達到總支出的20%-40%。

面對企業的實際負擔,近日,人社部會同財政部、稅務總局研究制定了《關于階段性減免企業社會保險費的通知》,明確了免、減、緩三項措施。

螞蟻金服區塊鏈專家梁蓉認為,國家出臺的政策非常止渴,但是就現階段而言,小微經營主體的法人數量占國家法人經營主體的99%以上,又因為一些實際的考量,部分小微企業仍然面臨非常大的困擾。

“所以,從我們看到的小微企業賬面上的現金流,能夠抗住人力支出和租賃支出這兩塊的時間,不會超過三個月,這也是為什么之前西貝的老總會有那樣的結論?!?

成都中科大旗軟件股份有限公司(簡稱“中科大旗”)副總經理楊陳說到, “應對此次危機最重要的,就是企業的抗擊打能力,而抗擊打能力一個最關鍵的核心就是現金?!?

中科大旗是一家深耕于旅游業的科技企業,主要為全國景區酒店開發智慧系統,年銷售超億元,是數字文旅產業鏈上的龍頭企業。在它背后,有全國數百家小型廠商源源不斷的提供硬件設備支持。

疫情發生之后,旅游行業首當其沖。

中科大旗很快便感受到景區客戶的業務數據呈現“斷崖式下跌”,在中科大旗的網絡交易系統上顯示,以往使用它產品的景區在假日期間能達到很大的業務交易量,而今年基本等于零。

“原來春節黃金周光交易都要做到上億,今年大家堅持了幾天吧,就全面關停了,交易量跌至百萬?!贝竽耆?,在四川文旅廳值班的楊陳說。

營收暫時歸零并不是最可怕的,人們都知道當疫情過后,旅游業的業務數據一定會有爆發式的增長,但并不是所有企業都能手握足夠的資金熬過這個“冬天”。

如果中科大旗下游的景區現金流崩潰,將影響到未來旅游旺季的營業額,最終會影響到中科大旗的產品銷售;若中科大旗上游的數百家中小企業熬不過去,等到疫情過去,沒有它們的設備支持,中科大旗等核心企業也很難快速的恢復到當初的水平。

產業鏈上共生死,中科大旗以及上下游的中小企業都需要足夠的現金度過這次危機。

面對這個問題,楊陳說道,“疫情未發生時,景區只要開門營業,有門票收入就會有很多銀行提供授信(貸款等)服務。但是一旦遇到這么大的疫情,企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授信額度就有可能降低,這意味著它們將沒有充足的現金支持?!?

供應鏈金融成為“保命符”

就像疫情下,人們需要足夠的口罩,中小企業若能拿到足夠多的銀行授信額度,將成為他們在危機下的一張十分重要的“保命符”。供應鏈金融成為這條產業鏈上的中小企業的希望。

據工信部統計,我國中小企業的數量達到3000多萬家,占企業總數90%以上,貢獻了全國50%以上的稅收、60%以上的 GDP、70%以上的技術創新成果和80%以上的勞動力就業??梢哉f,中小企業撐起了我國經濟的半邊天。

在整個經濟大環境比較好的時候,銀行一般會為信用良好的中小企業發放流動資金貸款。流動資金貸款可以滿足這些中小企業在生產經營過程中短期(臨時性、季節性)資金需求。

但當疫情等“黑天鵝事件”發生,考慮到中小企業資產匱乏、財報不規范、經營數據不完整等因素,銀行更愿意對像中科大旗這樣產業鏈上的核心企業提供幫助。

酒類垂直電商1919董秘晉青海深有同感。因為1919也是從小微企業成長起來,對整個的產業鏈上面的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非常理解。

“銀行也希望為有真實交易背景的企業提供有效的資金支持,但是苦于幾點:第一,銀行的風控管理體制;第二、銀行的服務效率;第三、銀行的管理要求。這幾點導致很多小微企業很難滿足銀行的要求?!?

但是銀行的擔心也不無道理。螞蟻金服區塊鏈專家鄭浩表示,流動資金貸款對于銀行,風險等級很高,而供應鏈金融相比流動資金貸款,增加了貿易背景(比如中科大旗等核心企業和上下游企業的業務流水)進來,銀行等金融機構可以掌握基于真實的貿易背景來判斷這些貸款是否能收回。

通過供應鏈金融,核心企業(比如中科大旗)的征信被釋放出來,勻給這個產業鏈上的配套企業。只要這些“配套”的中小企業有真實的訂單,有應收應付的款項,就能證明它們的信用等級,核心企業可以為它們授信,當核心企業也流轉不開時,銀行還可以發放貸款。

當然,完善的中小企業信用評價體系仍然還未建立。雖然供應鏈融資能有效規避單一企業的信用風險,但卻不能完全消除信用風險。

而區塊鏈的出現,正是解決“信任”問題最好的辦法之一。供應鏈金融+區塊鏈,為這些多方參與者提供了更安全、透明的解決方案,給人們留下的“空間”似乎變得更大。

“雙鏈通”模式下的小微企業

螞蟻金服是第一批“吃螃蟹的人”。

2019年8月,螞蟻金服和成都銀行合作,用區塊鏈技術改造傳統的供應鏈金融,開創了“雙鏈通”模式?;趨^塊鏈技術的供應鏈協作網絡——螞蟻區塊鏈“雙鏈通”全面升級開放,這一模式已在成都率先跑通。

在“雙鏈通”的創新模式下,核心企業“上鏈”后,買方的真實交易背景連同付款承諾生成一筆筆應收憑證,由賣方認領后,成為了可流轉、可融資的資產。銀行通覽供應鏈上的信息,知道訂單最終供應到哪家大型企業的產品線,知道借的錢將流向主營業務的正常供給,也知道你有償還能力。

貸款風險變得更加可控,對中小企業的融資需求就能做到“該出手時就出手”。

目前,已有超過3萬家企業在這個平臺上獲得融資服務。

簡單解釋一下螞蟻金服的“雙鏈通”模式:鏈路上核心企業產生的付款,由核心企業來簽發付款憑證,如果小微企業手里有付款憑證,就可以向“鏈上”的合作銀行在線申請貸款。而且,小微企業不需要跑柜臺去完成各種手續,而是全部線上化,最快可以達到秒級放款。

這些小微經營者,只要根據雙鏈通的產品要求注冊“上鏈”后,拿著核心企業的憑證就可以在授信額度內找銀行貼現。

與此同時,貼現也非常靈活。梁蓉說到,“如果憑證的面值是100塊錢,但是他只需要用一塊錢,也完全沒問題。所以,對小微經營者的金額小但非常高頻的需求,能夠完美匹配?!?

中科大旗是“雙鏈通”上的一員。在交易的過程中,區塊鏈不可篡改的特性使得銀行和中科大旗都可以十分明確的掌握旅游景區線上交易的一些情況和流水。

 

而中科大旗在上“鏈”這個過程中也受益頗多,在疫情下不僅幫助上下游的合作伙伴共抗危機,還變相做到了資產穿透,向上可以核查投資者,向下可以識別合作的配套企業,使得自身的企業數字化程度不斷提升。

鄭浩表示,中科大旗這種產業鏈上的核心企業,不僅“欠條”能幫小企業拿到貸款,還能盤活整個鏈條上的資金需求、融資需求和信用資產,“是區塊鏈上的重要節點,供應鏈上的中流砥柱?!?

1919是另一家受惠于“雙鏈通”的企業。

2014年在新三板掛牌的1919,當年的門店只有70家,應收賬款只有3億多。2018年,1919的應收賬款達到了38億。

1919董秘晉青海表示,目前,1919實現了線上和線下的深度融合,線上以“1919吃喝app”為核心,線下布局全國500多個城市和1900多家門店,全國注冊會員用戶有1200多萬。

1919為例,其上游供應鏈中的核心企業包括了茅臺、五糧液、洋河、國窖以及眾多的國外酒類品牌。對于這些頂級企業,傳統的銀行會將酒廠作為核心、酒廠的經銷商作為N,實現“1+N”倉單的收取方式。

但是,酒類行業的一個特點就是現款交易,對資金流的流通要求非常高。把產品供應到1919的平臺上之后,酒類龍頭企業希望快速周轉、回籠資金。

但是從春節開始,受疫情的影響,19191900多家門店有1/3開不了業。即使已經開業的線下門店,也會受到比較嚴格的管控。

從去年開始,1919就與雙鏈通進行合作。在春節過后,1919已經給供應鏈上的小微企業提供了接近一億的資金流量。

晉青海說到,“上游的一線酒廠擁有大量資金,他們也希望參與到酒類流通的供應鏈金融當中。我覺得,從整個雙鏈通的模式來說,已經提供了一個很好的風控模型、性能體系,以核心企業為主整個產業進行賦能?!?

如果說,中科大旗和1919仍算是規模較大的企業的話,那么蔡世蓉的店算的上是真正的小微企業。

蔡世蓉是成都百腦匯經營配件店的個體戶,由于貨源和資金都不足,目前只好賣些存貨。銷售直線下降,但人員開支、房租、稅金等成本都不降,據估計第一季度的營收入將近“腰斬”。

但蔡世蓉非常淡定,因為注冊資本只有30元的成都百腦匯“冠勇專賣店”,已經和注冊資本超過2000萬的中科大旗一起在螞蟻雙鏈通上完成融資,她的手里攥著中科大旗50萬的“欠條”。

因為同在一條區塊鏈上,即使對方“業務出現問題”,也不怕拿不到回款。如果遇到疫情等不可抗力,對方實在周轉困難,區塊鏈還為蔡老板們提供了一個“托底方案”---可以憑借“欠條”,也就是應收賬款,向銀行申請貸款。

“雙鏈通”真正做到了對小微企業的扶持。

渡過難關,等風來

雖然疫情還未達到拐點,但供應鏈金融提高企業抵抗”黑天鵝事件“風險的能力受到了政府部門以及各大金融機構的廣泛關注。

利用區塊鏈技術,供應鏈金融這一融資模式將被大大激活,信貸可得性、融資覆蓋面會大幅度提升。目前,螞蟻“雙鏈通”已經服務了全國超過3萬家中小企業,主流銀行還在陸續“上鏈”。

梁蓉說到,“我們注意到了小微企業這種經營困難的狀況,對一些特殊的行業、特殊的企業進行了一些費用的減免或者優惠,也希望通過區塊鏈技術和供應鏈金融的結合幫助這些因為疫情,資金暫時有困難的企業渡過難關?!保▉碓矗豪卒h網)

广西风采快乐十分开